蜿蜒溪水的赞歌

蜿蜒溪水,溪水蜿蜒,开沟凿渠。在我的故乡,湖北省枝江市董市镇以北,距三公里的地方。有一条古老的沟渠,她的名字叫东干渠,西干渠。渠之崎,红旗渠。渠之美,渠之伟。溪水成患,溪水造福。溪水成湖,溪水幽谷。山

走进杨柳不沾泥

走进杨柳不沾泥

走过来的是明。他是从雾里一点点浮现出来的,修长的身材,架着一副眼镜,很有品位地在杨柳村逛着。他一脸专注的表情,看得出是一种冷峻与智慧在游走,他没有顾及身边的女人,只是按照自己的方式,从西走向东。在这个

蜿蜒溪水的赞歌

蜿蜒溪水的赞歌

蜿蜒溪水,溪水蜿蜒,开沟凿渠。在我的故乡,湖北省枝江市董市镇以北,距三公里的地方。有一条古老的沟渠,她的名字叫东干渠,西干渠。渠之崎,红旗渠。渠之美,渠之伟。溪水成患,溪水造福。溪水成湖,溪水幽谷。山

写在南京大屠杀第81周年祭

写在南京大屠杀第81周年祭

有多少胎儿,还没有味觉却尝到了刺刀洞穿心脏的滋味?有多少少女,还没有沐浴过花前月下却惨遭举着“画饼白旗”的魔鬼蹂躏?有多少身怀六甲的贤妻,还没有听过自己孩子的笑声却被倭寇挑开肚皮?有多少老人孩子围坐

落在雪里的黄昏

落在雪里的黄昏

一场铺天盖地的雪花飘落我捧住这纯洁的思一阵晚风吹过,所有的草木摇曳弯曲,朝着一个方向-落在雪里的黄昏,马蹄声声你正从江南向我走来我该如何将这万朵飘向你的雪花揽在胸口,温润一颗干燥焦虑不安的心-你把一朵粉

精选美文阅读

阅读美文、分享心情、留住感动瞬间尽在中国散文随笔网
写在南京大屠杀第81周年祭

写在南京大屠杀第81周年祭

落在雪里的黄昏

落在雪里的黄昏

走进杨柳不沾泥

走进杨柳不沾泥

蜿蜒溪水的赞歌

蜿蜒溪水的赞歌

我喜欢

我喜欢

二姐

二姐

如梦江南,一生守望

如梦江南,一生守望

梦

时光里的忧伤

时光里的忧伤

待一场冬雪的约定

待一场冬雪的约定

写在南京大屠杀第81周年祭

写在南京大屠杀第81周年祭

落在雪里的黄昏

落在雪里的黄昏

走进杨柳不沾泥

走进杨柳不沾泥

蜿蜒溪水的赞歌

蜿蜒溪水的赞歌

我喜欢

我喜欢

二姐

二姐

如梦江南,一生守望

如梦江南,一生守望

梦

时光里的忧伤

时光里的忧伤

待一场冬雪的约定

待一场冬雪的约定